很多人都說要做自己,很多人也覺得人生如果不走自己的路,感覺人生就被綁架?所以不管年紀為何,那種前仆後繼做自己的實踐不斷出現,像去環島啦,去登山啦,出國玩啦,開咖啡店之類的,但我覺得人生永遠都不可能完全做自己,只能『趨近』自己,我是一個創業者,我在年輕的時候樂觀的覺得創業就是做自己,但走到現在我發現距離我的那個自己越來越遙遠,並不是我變了想法或是我遠離了初衷,而是不管在什麼樣的背景下,那個我,都會因為別人的意見、目光而轉換、贊同、被影響,甚至改變自己,這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我可以很自私的去登山,但三天下來小孩誰顧、店裡誰服務?所以我為了成就自己可以去登山,我就得反過來去說服老婆、壓榨員工,那個自己可以去登山,但老婆跟員工卻過得不快樂,這叫做做自己?還是我們去熱血的創業,跟親戚朋友借了好幾百萬,結果失敗,還不起,這叫做自己?

人要做自己,只要事情是落在身體以內,例如裝扮、穿著很自己,通常就引人側目罷了,可是只要牽扯到身體之外的事情,例如我想做自己去單車環島旅行,你就得牽扯到怎麼跟老闆請假?不能請假!離職是選項,但家人會不會有意見?會!那就不要離職,但老闆又很機車不讓我去,天人交戰,那到底還要不要出發?又好比我坐在咖啡館發呆做自己,但咖啡店有低消、有打烊時間,你想要做自己就得低消付出代價,以及控制好自己發呆的時間以配合人家打烊的時間,所以『做自己』有時間性、有範圍性、有被影響性與要稍微付出點代價。

人家說人生有錢就可以做自己,會比較自由,但我卻覺得窮人反而比較可以做自己,有錢人的錢通常是很多人貢獻出來的,那怕你是中樂透也是很多人一起買出來的,也因為如此,有錢的企業家,在過年過節就得處理『禮』的問題,為了讓我的來年可以賺更多錢或者有更多的機會,所以越有錢的人通常人情枷鎖也越重,然而窮人可以不在乎別人的目光,一杯白開水、一台破腳踏車就是可以生活,但當窮人想往上爬變成富人,就一定得面臨我要找誰賺錢、誰可以幫我賺錢這兩檔事,所以只要混到錢跟人,想做自己就越來越難。

有一回演講,我跟大學生說:『畢業之後的人生戰場會一場比一場難打』,我想這也是我的感觸,大學生在學校只要打好學業、愛情、社團及打工等四場剃牙戰役,但出了社會馬上就得面對老闆、同事、愛情、家庭、小孩、妯娌、公婆、婚喪、喜慶、協會、夢想與實際,一刻不得閒,忙的不得了,所以想做自己趁年輕,但當我不再年輕,我卻認為一個角落、一個空間、拜託五分鐘就好,淺嚐即止,沒人干預得了你與你自己。

 

這篇文章回應今日在誠品綠園道的廁所兩個男人在廁所尿尿時的對話:a唉~說我想做自己,b回答:我們這年紀永遠不可能。而我正在享受五分鐘淺嚐即止的大便與自由。

 

IMG_245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埔里阿凱的認真生活部落格

aake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